双人文手问卷

早就想转了!双人问卷就是要放到一起才舒服ww
双方都需要相当长时间的努力啊

Urszula:


  1. 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安安。我超可爱。耶


1.对对方的称呼


 


DK太太—我亲爱的DK—DK—DK儿—傻DK 大概这样的过程


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中间发生了些什么


 



  1. 回忆一下对方写过的同人,简单评价一下对方的文风



 


和我完全不同的风格。我属于学院派DK属于自然派吧,基本就是我所不具备的就是她优点这样。我比较注重画面感的营造她比较重剧情这样。然后DK写的肉好吃我写不出肉orzz。可能就是明骚和闷骚的区别吧我觉得我其实也污啊


 


1.和对方的关系


 


DK是我家傻儿子虽然傻但是爸爸爱他


朋友。可能也是认识的人里各方面水平和我最接近的人。包括手癌程度


1.喜欢的作家(画家)是


海明威,马尔克斯,爱丽丝门罗,王尔德,王小波。还有以前喜欢马蒂亚斯。


画家的话,最喜欢台湾的几米。对漫画什么的不了解,Z大是一个吧。DK儿应该也算我喜欢的画手吧,还有之隐。


 



  1. 你觉得最能体现对方对于CP的理解的一段文是



 


操,不会真要死在这儿了吧?他锐利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对方,汗水从额头缓缓滑下。
“我没有武器,你不必这么大惊小怪。”伊万的左手捂着还在向外渗血的伤口,“况且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是个伤员,并不具备作战能力。”
“我不信你。”阿尔弗雷德依旧举着自己的枪,两人相距不过一百米,并不在步枪的最佳射程内。
“不,你认为我没能力和你斗,”伊万的声音好像对此漠不关心,“要放在以前你的子弹早就射进我大脑里了,现在你连扳机都没打算扣,你虽然不是什么靠谱家伙,唯独这一点我对此深信不疑。”
“你为什么要到越、南来,布拉金斯基。”阿尔弗雷德默认了,他更需要对方给他一个理由,一个能解释伊万为什么不以保护国家实体为首要任务而跑到越南的理由。
是因为,王耀吗?
“资、本、主、义的败类。”伊万的哼笑好像是从鼻腔内发出来的,“我不可能抛弃任何一个同伴。”
但你更乐意站在道德的顶端借刀杀人。

这不是你的真实目的,布拉金斯基。
”苏、联不会插手,这是你说的,你把自己说过的话都当放屁吗?哦~您可真是伟大又无辜啊。“阿尔弗雷德嘲讽地看着他,此时枪已经放下了,他不打算让苏、联死在这里,那会暴露...是的,暴露美、国,也来过越、南的事实。
"苏、联不在这儿,美、国。”伊万的笑意已经触及了紫罗兰色眸子的深处,“在这儿的只有伊万布拉金斯基,援越民间武装三队队长。”
我知道你会来这儿,就像你知道我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样。



  1. 贴出你最喜欢的对方的一段文



 


送我生贺里面阿尔弗死前那一段,不敢发,因为是肉怕被和谐orzzz


 



  1. 贴出自己修改最多的一段文



 


黑暗。


无论睁眼闭眼哪里都是一片黑暗。


  


然后依稀看到白金的光亮萤火般闪烁了几下。突然耀眼的火红色光芒像洪水决堤一样喷涌而出,到了接近天空的高度又坠了下来。浓浓的灰烟从火山口滚出,直直地涌向天空。红色的炽热的液体,四处流溢滚动,又很快凝结成黑色的岩石。


 


因为眼前的景象实在太过壮丽,阿拉斯加很快就意识到他在自己的梦境中。


更准确一点讲,他正目睹着自己的诞生。


 


紧接着又一轮爆发,火红色的光柱像一个巨大的喷泉喷涌出一股岩浆,整个天地都被瞬间照亮。火焰星星点点地闪烁着。像蛇一样,地面上爬满了金红或火红色的,发光的河流。


 


有什么地方不对……


 


太安静了啊。


此时此刻应该整个世界都回荡着震耳欲聋的轰声才对。


 


没有温度,没有气味,也没有深夜。一切如同一张制作精美的无声默片,只有颜色缓慢地流淌着。寂静得像真空。


 


他看到了一个幽灵向他走来。


 


幽灵穿着白色的风衣,脖子上围着一条长长的白围巾,头发也是浅色的。他在阿拉斯加身旁弯下腰,阿拉斯加以为他要拥抱他,可是没有。幽灵只是简单地拍了拍他的肩,对他说了一句话。只看得到嘴唇的张合,听不到内容。不过没关系,阿拉斯加记得他说了什么,而且永远不会忘。


 


他说,добро。



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是深夜,和梦境的开始一样一片漆黑,然后他听见了自己缓慢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汗水打湿了头发。鼻腔里仿佛弥漫着硝烟硫磺刺鼻的气味,耳朵嗡嗡作响。再闭上眼睛,眼前不是耀眼到无法直视的火山喷发,而是幽灵紫色的眼睛。那双眼睛静静地看着他,就像他睁开眼睛的第一秒看到的一样。


 


Добро。欢迎。他在这个世界上听到的第一句话,布拉金斯基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1. 贴出你认为对方写的角色最还原的一段话



 


米露 遗物


 “Mr.Jones的遗物都在这里了请您过目,如果还有什么遗漏请告知我们,因为Mr.Jones的房屋已经完全破损,所以可能会有大批个人物品遗失,非常抱歉。”
“他能有什么东西?黄色光碟?”伊万布拉金斯基狠吸一口烟,尼古丁进入肺里,冲淡了记忆以及时间,他模模糊糊地记得刚见到那个美国人时他们都还年轻,那时自己的眼角还没有遮掩不住的细纹,阿尔在一片废墟和爆裂声中穿梭,最后向自己伸出手。
不过伊万没有来得及握住。
“那么Mr.Braginsky,需要现在联系您的律师签订转让协议吗?”
“就现在吧,那家伙的房子买了这么多年,结果今天居然是我第一天进来啊。已经坏成这样了,修好也不是以前那个了吧。”伊万布拉金斯基环顾了下四周,白色的纱帘和米色的绒帘被风吹得微微飘动,略显狭窄的空间内除了布沙发就只安放得下电视机和茶几,听负责复原这座房子的人说已经和原来的一摸一样了,只差阿尔弗雷德生活过的气息。
那家伙,筹划了这么多年,估计每天都会推开铁门,大声的对空无一人的房间叫喊着:“伊万!Hero回来了!”
那么的执着。
“就送给随便哪个人吧,我不想再被这些事打扰了。”伊万随意地挠了挠头发,“哎呀...他还说想给我一个家呢,结果还是差一点点。”


 



  1. 给对方出个题,什么都可以



其实我想看触手X露露可以吗……


分享,让世界更美好(笑)


或者吃火锅被辣哭或者梦中的欢快葬礼,随dk喜欢自己选吧


 


 



  1. 现在按上面的题目写一段文吧



 


 



  1. 试着写一段对方喜欢但不常写的CP的文



(英法)


弗朗索瓦斯和亚瑟柯克兰分手了。


 


当天晚上弗朗索瓦丝宣布这个消息时面带微笑神情潇洒,然后接着她说,为了庆祝和那个粗眉分手她今晚请客吃饭。他们去的是一家法国餐厅,饭前附赠甜点。


一份马卡龙一份司康。


 


:“哈……这个餐厅的老板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就算是赠品也不能送司康啊……”


艾米丽拿起那盘司康想到门口倒掉,可是弗朗索瓦斯说,站住,不许动它。


 


那天晚上,弗朗索瓦斯,几乎是恶狠狠地拿着司康拼命地咀嚼吞咽。吃到第三个的时候大概是被呛到了或者实在是因为太难吃,她连连咳嗽了几声眼泪,咳出了满脸的眼泪。


 


 



  1. 写一段对方本命的小黄文



 


(写个kiss已经是我极限了orzzzz一直想写的水下接吻)


 


 


阿尔弗雷德一直想试试看在水下接吻会是什么感觉,尤其是在对方是布拉金斯基的情况下。


 


月光照进水下,一片冷森森的白。布拉金斯基的铂金色头发在水中随着水波柔软的晃动着,像是某种美丽的水藻,又被月光镀上一层漂亮是金属光泽。他在水下的样子,就像是希腊神话里面会出现的那种水妖或者人鱼什么的,有种虚幻的美。


 


他咬住了对方的嘴唇,掠夺对方口腔内的空气。伊万的嘴唇柔软,触感细腻,只是微微有点凉,混着湖水的味道像是带着一点点咸味。


 



  1. 挑战一下用对方的文风写自己的本命



有点无法想象orzzzzz


 



  1. 喜欢写HE还是BE



 


HE,但是好像写过的都是BE或者开放结局,其实我讨厌悲剧真的。


 


 



  1. 最想看对方写什么样的文呢



 


右露相关都好啊


 立露,白露,英露特别想看。



  1. 有想过和对方合作填坑吗



 


没有hhhh,文风相差太多啦


 



  1. 和小伙伴说句话吧



 


巴拉拉能量DK变猪


 


中秋快乐,爱你么么哒,注意身体。认识你很高兴,不是客套。



评论
热度 ( 46 )
  1. 日照香炉生紫烟白日焰 转载了此文字
  2. DK白日焰 转载了此文字
    早就想转了!双人问卷就是要放到一起才舒服ww双方都需要相当长时间的努力啊

© DK | Powered by LOFTER